押寶 PHEV , Volvo 意旨搶佔電動時代灘頭堡

押寶 PHEV , Volvo 意旨搶佔電動時代灘頭堡

就 Volvo 於 2017 年所發佈的電動化戰略目標,從 2019 年起,所有發表的全新產品,將不再提供「純」內燃機動力選擇。也就是說,自 2019 年起, Volvo 所發表的新車產品,動力架構中,都至少會包含大小與功率輸出不一的電動馬達,可能是 Mild-Hybrid 微型油電複合動力、 Plug-in Hybrid 可充電式油電複合動力,或者 BEV 純電動車等。並且透過車款更新的方式,逐步將現行的傳統汽、柴油內燃機動力汰除,以期在 2025 年時達成全球銷售量 50% 為純電動車、 50% 屬於 Hybrid 動力,以及銷售超過百萬輛電動化車輛的目標。

Volvo 目標在 2025 年時達成全球銷售量 50% 為純電動車。
Volvo 目標在 2025 年時達成全球銷售量 50% 為純電動車。

不過,在 Volvo 設定的 2025 年戰略目標之前,都屬於走向純電動時代的過渡期。雖然電動化的目標擺在眼前,消費者的接受度以及大環境對於電動車的友善度都是讓電動車普及的關鍵,即使佔電動車最主要成本來源的鋰電池組價格持續下探,讓電動車的售價可以逐漸降低。但是,要消費者直接跳出「舒適圈」,從習慣的汽、柴油引擎轉換為電動車,還是沒有那麼容易。

怎麼讓消費者從習慣的汽、柴油動力車款轉換為電動車,不只是政府,也是車廠們努力的目標。
怎麼讓消費者從習慣的汽、柴油動力車款轉換為電動車,不只是政府,也是車廠們努力的目標。

為此, Volvo 的電動化戰略,把從內燃機至純電動之間的過渡階段視為是攻佔未來電動車市場的灘頭堡,透過這 5 至 7 年的時間,運用依然保留汽、柴油使用便利性,但又具備電動車使用特性的產品,養成車主對於電動車的使用習慣,建構使用電動車的觀念。同時,等待大環境,包括法規、相關基礎建設等的配套逐漸完善,在電動車時代正式來臨前,培養使用 Volvo 電動化產品的車主。當時機成熟,恰好也是車主起心動念想要換車的時間點,再透過陸續發表的純電動產品接軌。

Volvo 的戰略,選擇把焦點所在純電動車普及前的過渡階段,以兼顧內燃機車款便利性與電動車使用特性的產品培養未來消費客群。
Volvo 的戰略,選擇把焦點所在純電動車普及前的過渡階段,以兼顧內燃機車款便利性與電動車使用特性的產品培養未來消費客群。

在這樣的目標之下, Volvo 的電動化戰略從 2014 年就已全面啟動。 2014 年 3 月發表的第 2 代 XC90 ,不但是 Volvo 的旗艦休旅時隔 12 年之後的大改款更新,所使用的 SPA 模組化平台,更已經將未來的電動化策略納入思考。就在第 2 代 XC90 發表之後 9 個月,以 T6 雙增壓引擎搭配後軸電動馬達以及中置鋰電池組的 XC90 T8 Twin Engine 動力現身亮相,而這種 Plug-in Hybrid (PHEV)可充電式的油電複合動力系統就是 Volvo 在走向電動車時代之前,「培養」為來電動車車主的關鍵。

XC90 T8 Twin Engine 是 SPA 模組化平台的首款 PHEV 動力產品,也宣示 Volvo 的電動化戰略全面啟動。
XC90 T8 Twin Engine 是 SPA 模組化平台的首款 PHEV 動力產品,也宣示 Volvo 的電動化戰略全面啟動。

之所以選擇 PHEV 作為過渡階段的主力,真正的原因,在於 Plug-in Hybrid 的動力架構特性。保留傳統引擎的 PHEV 動力車款,搭配的是輸出功率更高的電動馬達,搭配容量更大、放電效率更高的鋰電池組,換言之,在一般 Hybrid 也就是 (Full Hybrid,HEV)車款中,由於馬達功率較低、電池容量較少,僅能做有限度,大約 3 至 5 公里的純電行駛,甚至大多用於擔任輔助引擎動力輸出角色的電動馬達,在 PHEV 的動力架構中,已經可以擔任主要的動力來源,引擎這時候反而可以退居二線角色。而且,保留下的引擎,在充電樁密度仍未普及,加上充電速度趕不上消費者里程焦慮的狀況之下,還可以擔任穩定人心的備援角色。

保留傳統內燃機的 PHEV 系統,不僅具有電動車的使用特性, 引擎也可作為備援,消弭使用電動車的里程焦慮。
保留傳統內燃機的 PHEV 系統,不僅具有電動車的使用特性, 引擎也可作為備援,消弭使用電動車的里程焦慮。

在這樣的戰略思維之下,所有以 SPA 模組化平台為基礎開發的產品,全數都提供有 PHEV 動力,包括90 Series 下轄的 S90 、 V90 以及 XC90 車系的 90 Series ,還有60 Series 所屬的 S60 、 V60 與 XC90 皆然,不但有以 T6 雙增壓引擎為核心,粽效馬力輸出達 407 匹的 T8 Twin Engine 動力, 60 Series 中的 S60 與 V60 ,更提供有植入 T5 汽油引擎,粽效馬力輸出等級為 340 匹的 T6 Twin Engine 動力。而隨著 XC40 於 2017 年亮相的 CMA 模組化平台,不但具備有整合 1.5 升直列 3 缸渦輪增壓動力,同樣採用中置鋰電池組設定,粽效馬力輸出落在 262 匹馬力的 T5 Twin Engine 動力選項。

除了 60 Series 與 90 Series 使用的 SPA 平台, CMA 平台設計之初也考量 PHEV 系統的安裝空間。
除了 60 Series 與 90 Series 使用的 SPA 平台, CMA 平台設計之初也考量 PHEV 系統的安裝空間。

也就是說,在目前 Volvo 的產品線中,以 SPA 模組化平台以及 CMA 模組化平台為基礎開發的新世代產品,僅有 Cross Country 跨界旅行車並未提供 Plug-in Hybrid 動力選項,其餘各款產品,都提供有 Plug-in Hybrid 可充電式油電複合動力選項給予消費者選擇。以產品線的比例而言, Plug-in Hybrid 可充電式油電複合動力系統地佔比相對較高,也給予消費者相對完整且多樣化的選擇,從入門的 Premium Compact SUV 產品 XC40 到旗艦七人座 LSUV 車款 XC90 皆有。這樣的產品佈局,也讓 Volvo 成為歐洲市場 Plug-in Hybrid 車款銷售表現最佳的品牌, XC60 更是其中的銷售冠軍,也是歐洲 PHEV 動力的代表性品牌。

XC40 T5 Twin Engine 是 CMA 平台首款 PHEV 量產作品。
XC40 T5 Twin Engine 是 CMA 平台首款 PHEV 量產作品。

但 Volvo 所著眼的,是能夠在 2025 年時全球銷售量 50% 為純電動車,且銷售超過 100 萬輛電動化產品的目標。並且透過這樣的銷售量,搭配全球製造網路、供應鏈、企業營運、物流配送,以及原物料的回收再利用等面向的減碳作為,讓整體的生產製造過程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 25% 。長遠的目標,則是希望在 2040 年時,讓每輛車生命週期的碳排放量,也就是所謂的碳足跡降低 40% 。最終的目標,不僅止是碳中和,而是更根本上的減少整體碳排放量。

Volvo 長期的目標在於 2040 年時,每一款產品生命週期的碳排放量可以減少 40% 。
Volvo 長期的目標在於 2040 年時,每一款產品生命週期的碳排放量可以減少 40% 。

之所以會形成這樣的策略,除了是鎖定從傳統燃油引擎到純電動之間的過渡空窗,以兼顧燃油引擎使用便利性,而且具備電動車行駛特性的 Plug-in Hybrid 動力系統,透過消弭一般消費者續航力焦慮症的方式,建構電動車的使用習慣。另一方面,與 Volvo 新世代產品的使用的平台基礎有所關係。現行第 2 代 XC90 所使用的 SPA 模組化平台,也是 Volvo 新世代產品首發作品使用的底盤平台,在開發之時,預留的空間只設定到 Plug-in Hybrid 階段。換句話說,新世代的 90 Series 以及 60 Series 家族車款,並無法對應到完全使用電池供電、以馬達驅動的純電力驅動系統。一直要到 XC40 所使用的 CMA 模組化平台,才把電動車所需的空間納入設計, 90 Series 以及 60 Series 則須等到 2021 年與次代 XC90 一同亮相的 SPA II 平台才具備有純電動化的可能。

SPA 模組化平台並不支援純電動力系統,要到圖中的 CMA 模組化平台才支援。
SPA 模組化平台並不支援純電動力系統,要到圖中的 CMA 模組化平台才支援。

這樣的結果,在面對近兩年德系品牌,尤其是 Audi 以及 Mercedes-Benz 接連推出 e-tron 以及 EQC ,瞄準的是 LSUV 市場傳統主流級距時, Volvo 只能在 2019 年 11 月時以目前 CMA 平台唯一掛上 Volvo 品牌的量產作品 XC40 為基礎,推出 XC40 Recharge 應對。在電動車市場的佈局上,雖然 Volvo 以穩健的策略,瞄準過渡期的 Plug-in Hybrid 可充電式油電複合動力系統,在電動車基礎建設普及前的空窗填補相對真空的市場。但是,某種程度上而言,也是因為現行產品線的不足而必須採行的策略。

目前 Volvo 家族僅有 XC40 Recharge 一款純電動車產品,上市時間則訂在 2020 年。
目前 Volvo 家族僅有 XC40 Recharge 一款純電動車產品,上市時間則訂在 2020 年。

雖然就 Volvo 內部的觀察,電動車真正普及還需等待 5 至 7 年,甚至更多的時間,屆時現階段購入使用 Volvo 旗下 Twin Engine 系列 PHEV 動力車款的買家也來到換購的時間點,正好可以銜接上 Volvo 後續更為齊全的純電動車陣容。不過,以其他豪華品牌所進行的市場調查,豪華品牌的買家現階段對於純電動車產品的接受度相對較高,也更有能力負擔目前電動車相對高昂的價格以及家用充電設備的建設,換句話說,現階段豪華品牌的買家已經願意嘗試純電動車產品。但 Volvo 目前在全球市場僅有預計 2020 年上市的 XC40 Recharge 一款,而德系豪華品牌已經準備更多樣化的產品線。儘管 Volvo 的策略是受限於底盤平台而妥協的結果,也是目前最好的方法。然而,能否在電動車市場,或者是整體電動化汽車市場產生影響力?並在未來轉化為 Volvo 純電動車的車主?還有待時間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