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自殺重生」更不是「被殺出局」,Hyundai 靠新能車部隊突圍

不是「自殺重生」更不是「被殺出局」,Hyundai 靠新能車部隊突圍

2GameSome 與南陽實業公司行銷本部協理 詹醒昇 先生的訪談中,詹協理從宏觀的角度切入 Hyundai 在台灣及國際上的新能源車藍圖與願景。

南陽實業公司行銷本部協理 詹醒昇 先生。
南陽實業公司行銷本部協理 詹醒昇 先生。

未來 10 年押寶新能源車

Hyundai 過去就會根據時下車壇趨勢與科技走向,訂定未來五年的品牌願景,而 2000 年至 2010 年間,發展重點著重於中國、東南亞等發展中國家;2010 至 2020 年間,市場需求由轎車轉向 SUV,這也成為 Hyundai 過去十年的成長動力。如今,Hyundai 從緊湊的 Venue 到旗艦的 Palisade,全級距皆提供具競爭力的 SUV 車型。

站在下一個十年的起點,眼看全球車壇興起新能源浪潮,各國陸續訂定禁售燃油車的目標年份。因應市場走向,Hyundai 將 2020 年視為新能源車元年,未來十年重點放在電池電動車(BEV)、混合動力車(HEV)及氫燃料電池車(FCV)。至於中短程目標 Hyundai 計畫在 2025 年成為全球前三大新能源車品牌,在台灣也矢志成為新能源車市佔亞軍,而 Hyundai 初步將以 HEV 切入台灣新能源市場。

詹協理認為,車廠現處於「自殺重生」還是「被殺出局」的關鍵時刻,車壇整併與重整動作層出不窮,未來十年將是車壇史上最精彩的時段。
詹協理認為,車廠現處於「自殺重生」還是「被殺出局」的關鍵時刻,車壇整併與重整動作層出不窮,未來十年將是車壇史上最精彩的時段。

新能源車從既有車系衍生,提升市場接受度

面對下一個精彩十年,Hyundai 其實從 2009 年首款混合動力車 Elantra LPI Hybrid 就開始鋪路。如今,Hyundai 全車系有六成皆提供新能源車。對此,詹協理表示,Hyundai 推廣新能源車,著重於從既有車型衍生,而非另外成立新車系,如此能減低消費者對於新能源車的陌生感,進而提升購車意願。憑藉這套方針,Hyundai 除了目標在 2025 年成為前三大新能源車供應商,更期許在 2030 年全車系提供純電動車及混合動力車種。

隨 Kona Hybrid 登台,Hyundai 宣佈 2020 年為新能源車元年。
隨 Kona Hybrid 登台,Hyundai 宣佈 2020 年為新能源車元年。

豐富新能源車款,台灣陸續到位

除了 2025 年全球目標,針對台灣市場,Hyundai 訂下了同年成為新能源車市佔 Top 2 的野心目標。對此,詹協理也透露,未來導入台灣的新車系,都將提供新能源車選擇。2020 年 5 月發表的 Kona Hybrid 只是開始,後續登場的全新 Tucson、Elantra,以及小改款 Stanta Fe 都少不了新能源車種。2GameSome 也相信這三款更貼近市場主流的車型,將為 Hyundai 帶來更亮眼的新能源車銷售成績。尤其,Elantra 油電版登台後,或許能受惠於交通部「計程車汰舊換新補貼」,在營業車市場掀起一波漣漪

新世代 Elantra 將提供油電版本,南陽實業也將於首波導入。
新世代 Elantra 將提供油電版本,南陽實業也將於首波導入。

不只是「省油的燈」

Hyundai 初步將以油電車款為主力豐富台灣新能源車型選擇。對此,詹協理表示 Hyundai 將與同級品牌做出區隔,顛覆「油電車缺乏樂趣」的既定印象。這項理念,其實從打頭陣的 Kona Hybrid 就能窺見;有別於油電車常見的 CVT 無段式變速箱,Kona Hybrid 選用更性能導向的雙離合器變速箱。此外,詹協理透露,日後的 Hybrid 車種甚至將搭載「Turbo Hybrid」,也就是電動馬達搭配渦輪增壓引擎的動力系統。由此可見,油電選擇越豐富的同時,Hyundai 也不會讓旗下車款淪為「只是省油的燈」。

2021 年 Hyundai Santa Fe 搭載全新 Smartstream 油電混合動力系統,1.6 升版本輸出達 227 匹馬力,另有 261 匹馬力的 PHEV 車型。
2021 年 Hyundai Santa Fe 搭載全新 Smartstream 油電混合動力系統,1.6 升版本輸出達 227 匹馬力,另有 261 匹馬力的 PHEV 車型。

電動車導入關鍵:5,000 座充電站

Hyundai 曾經表示,在台導入純電動車的時程,還需觀望台灣市場基礎建設的普及程度,以及市場接受度,詹協理也對此進一步說明。Hyundai 原廠目前以提供 Kona Electric 及 Ioniq Electric 等電動車選擇,然而台灣目前「里程焦慮」問題尚未解決,電動車也未到「普及化」的程度,目前還是偏向高收入族群的「第二部車」。基於如此的市場態勢,Hyundai 身為大眾品牌,認為目前還不是導入電動車的最佳時機。詹協理表示,當台灣充電站數量達到 5,000 座,就會規劃導入電動車;Hyundai 也預估台灣將於 2022 年至 2023 年間達到這個數字。

詹協理表示,當台灣充電站數量達到 5,000 座,就會規劃導入電動車;Hyundai 也預估台灣將於 2022 年至 2023 年間達到這個數字。
詹協理表示,當台灣充電站數量達到 5,000 座,就會規劃導入電動車;Hyundai 也預估台灣將於 2022 年至 2023 年間達到這個數字。

Hyundai 身為氫燃料電池車先驅品牌,也同時觀望台灣政府推動新能源車的走向。一但政府有計畫發展氫能源,Hyundai 也不會缺席。

氫燃料電動車一直是 Hyundai 強項,Nexo 是世界首輛氫動力 SUV,純電里程高達 570 公里。
氫燃料電動車一直是 Hyundai 強項,Nexo 是世界首輛氫動力 SUV,純電里程高達 570 公里。

政府以鼓勵取代禁售

談到政府角色,詹協理也分享獨到見解。台灣汽車工業在國際上並沒有主導地位,因此當全球風向偏向電動車,以進口車輛與技術為主的台灣勢必也要接納電動車。換句話說,比起訂定禁售燃油車的年份,詹協理認為,政府應著重於提升市場的電動車準備度,其中包含加速推動基礎建設。政府若能透過開放公場域、提供補助等方式降低設置充電站成本,將能加快充電站普及速度,進而改變消費者購車習慣。

詹協理表示,政府若能透過開放公場域、提供補助等方式降低設置充電站成本,將能加快充電站普及速度,進而改變消費者購車習慣。
詹協理表示,政府若能透過開放公場域、提供補助等方式降低設置充電站成本,將能加快充電站普及速度,進而改變消費者購車習慣。

訪談最後,詹協理表示,使環境友善、與國際接軌是政府的責任,車商則應自立自強,因應市場需求及導向推出適切的產品。而善於傾聽市場的 Hyundai,不論國內外,早已譜寫出滿足個別市場的新能源藍圖。台灣腳步或許相對落後,但 Hyundai 於 2025 年成為前兩大新能源品牌的野心目標,也令人更期待台灣新能源車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