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延燒,會燒到台灣汽車產業嗎?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會燒到台灣汽車產業嗎?

從 2019 年年底,到 2020 年農曆春節假期,台灣甚至全球最熱門的議題,就是在中國爆發的 2019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被稱為「武漢肺炎」的新型傳染病,目前光是重災區的確診人數就已超過萬名,中國境內更是累積超過 2 萬個確診數字。為了防堵疫情的蔓延,疫情爆發的武漢市從 1 月下旬就已經開始封城限制人口的移動,中國甚至延長春節假期,避免因為春節假期結束後的「返崗」所帶來的大規模人口移動造成疫情的蔓延。一向能為中國創造大規模消費數字的春節假期,熱度也因為武漢肺炎而急凍,可以想見的是,疫情的爆發,將會對中國 2020 年第一季的經濟發展造成不小影響。

武漢肺炎疫情的延燒,導致中國多座城市採取封城的措施管制人口移動。
武漢肺炎疫情的延燒,導致中國多座城市採取封城的措施管制人口移動。

而武漢肺炎造成的影響,還不僅在於消費活動的急速冷凍,更主要的關鍵,可能在於延長春節假期,甚至是封城等封鎖城際交通限制人口移動進行防疫的規模陸續擴大帶來的衝擊。從最初的武漢封城,到湖北境內各縣市實施交通管制。 2 月份溫州也宣布封城,浙江省最大城杭州也跟進實施交通管制,甚至南京也已宣布進行管制,但是,疫情並沒有隨著武漢與湖北的封鎖而冷卻。防疫專家甚至推測,疫情目前仍尚未達到最高峰。不僅中國內部進行城際交通控管,國際更陸續頒布旅遊警示,警告國民非必要請勿前往中國,甚至停飛往來中國的國際航班,並限制來自中國的航班落地,且針對中國居民以及有旅遊史的民眾加強檢疫。在疫情尚未減緩的狀況之下,這樣的措施短期內仍不會結束。

德國漢莎航空已停飛往來中國航班。
德國漢莎航空已停飛往來中國航班。

限制人口移動的結果,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春節假期結束之後,大量民眾無法返回工作崗位,而造成缺工的現象,導致工廠效能的停滯,甚至是無法開工。尤其,位處中國中心位置的武漢,長期以來都是中國重要的交通樞紐,更有「九省通衢」之稱。同時,湖北省也是中國重工業的重心之一,更是東風汽車集團的總部所在地。而跟進封城的浙江,也是吉利汽車集團的總部所在地,甚至中國的經濟重鎮廣東省也是主要的疫區之一。民工無法「返崗」,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中國製造業生產能力下滑。

疫情的影響,已經造成中國經濟活動的降溫。
疫情的影響,已經造成中國經濟活動的降溫。

不過,就汽車業而言,雖然中國是目前最大的單一市場,中國汽車生產線的產能最主要的功用還是供應內需市場為主,疫情的影響,最直接在於造成中國車市銷售降溫。同時,就目前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的「大陸物品不准許輸入總表」中明文規定各式汽車都不准輸入台灣,就整車製造而言,中國境內的城際封鎖與限制人口移動,並不會直接對於台灣甚至全球各地的車市造成直接影響。然而,影響不僅只存在於整車製造的組裝廠,汽車製造供應鏈上下游的零組件供應商,同樣也受到疫情的影響而導致產能縮減。日前,中國浙江湖州市一家為 PSA 非洲產線生產轉向機機殼的汽車零件製造商就已經拿到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發出的「不可抗力證明」,表示因為疫情,無法準時向客戶交付商品。且中國的原物料出口,預期也將受到肺炎疫情的影響。

疫情對於全球汽車產業的影響,除了中國市場第一季銷售降溫外,最主要在於供應鏈的衝擊。
疫情對於全球汽車產業的影響,除了中國市場第一季銷售降溫外,最主要在於供應鏈的衝擊。

也就是說,雖然台灣因為限制中國整車產品輸入的關係,車輛的並不會直接受到武漢肺炎的衝擊。但無論是國產組裝廠或者是進口商,整體的供應鏈都可能因為這波疫情而有所影響,若是場內庫存數量不足,短期內可能必須另尋替代的供應產能以補足缺口。而如果產線製造與中國合作關係密切,像是生產製具與關鍵零組件必須仰賴中國的合作夥伴供給,肺炎疫情如果持續失控延燒,很可能就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如果疫情開始受到控制, 2019 新型冠狀病毒很可能與當年的 SARS 疫情類似,只會造成短期的影響。但,最終的關鍵,還是中國當局能否有效控制疫情的延燒。